乐文小说网 > 媵宠 > 第23章 第23章

第23章 第23章

        23

        用罢早膳,  太子去了惇本殿靠东侧的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本是东宫属臣值房之用,  因现在太子领了修书的差事,这差事琐务繁琐,自然也不能都太子一个人干,  成安帝便从翰林院挑了几个人协同太子修书,  办公之地就设在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到时,其他人都已经到了,见太子从外面走进来,  俱是恭敬地行了揖礼。太子点点头,  越过他们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靠最里端有一间僻静的值房,  充作太子日常之用。太子去了书案后坐下,就有小太监上了茶。

    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夏日的阳光是极好的,  尤其是早上的时候,临着墙的一排槛窗都打了开,  照得满是通明,窗外的墙根下种了两株芭蕉和几丛竹子,虽面积不大,  但十分雅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心情很好,  不禁想起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今早她收拾被他撕烂的那两件衣裳时,  露出埋怨的小眼神,  不禁道:“让人开了库房,  给苏奉仪送些做衣裳的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旁边的福禄还没反应过来,  听清了忙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送几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补充,福禄忍不住看了太子一眼,  应诺下去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既然说了,东西肯定是要赏下去的,可没说经过太子妃,那就是要走太子的内库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的内库和东宫的内库并不是一处,东宫的内库如今由太子妃管着,里面的东西只限于后院这处,也会有些额外的东西,例如让太子妃拿去赏人送礼之类的物什,一般都是由太子的内库提前分下去,由太子妃做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太子的内库也分两处,既有外库,又有私库。外库算是公用,比较混杂,私库是太子个人的库房了,里面所藏之多,反正福禄是暂时没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方有专人去管,就在毓庆宫后面,福禄怕下面人办不好差,让张来顺先侍候太子,自己亲自去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这张来顺还颇为感到稀奇,以为干爹是去办主子吩咐下的大事,殊不知就是给个奉仪送做衣裳的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不是福禄太小题大做,而是他跟在太子身边这么久,还从没见过他给人送衣料。当然也不是没有,例如赏太子妃、胡良娣,但那都不是这种口气,还怕他送少了,补充说让多送几匹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宠爱女人,福禄虽是个太监,但在宫里也见多了,他自诩自家主子不是那样的人,如今破了天荒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既是送衣料,又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次破天荒,福禄坚决要亲自去看着,一定要把这差事办好了。把那位主儿哄高兴了,主子去了,就能把主子哄高兴,主子高兴了,下面人自然也都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守太子内库的是个叫许长富的老太监,说起来老,也不过四十多岁,福禄跟他比起来还要虚小十岁。也算是太子心腹之一,不然也不能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福禄来了,许长富还有点慎重其事,以为他是来替太子取东西的,谁知却是取给女人做衣裳的布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长富将他领进库房中专门存衣料的地方,见福禄东一指西一指的,看样子要拿的似乎不少。他用胳膊肘撞了撞对方,笑着问:“怎么?太子爷要大赏后院,怎么你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禄见差不多了,就吩咐身边的小太监把东西送到苏奉仪那儿去,还叮嘱小太监去了放客气点儿。这边才顾上许长富说话,不过见到这架势,许长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咂着嘴比了个手势:“怎么?那地方终于要三足鼎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禄含蓄地笑了笑,有点卖关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关心这事做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关心?虽咱守着这地方,万事不沾身,只管把这些死物看好就行,但这死物也关联着活人嘛,总不能哪天一伸头,发现外面天都变天了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禄咂了咂嘴:“哎呀,这事我也不知怎么说,到底怎么样还得再看看,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就匆匆忙忙走了,许长富在后面骂了他一声老滑头,转头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打听打听那位苏奉仪的事,他方才可是听到了,东西都是送到苏奉仪那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福禄这差事办得太体贴,再加上东西也确实多,所以从毓庆宫出来往后院去的这一路,看似路程极短,实则该知道的都知道了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那些东西流水般的都送到苏奉仪那儿去了,气急败坏暗中妒忌的不知有多少人。太子妃那儿也收到了消息,她刚从坤宁宫回来,就听说了这事,脸上得体的笑容僵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赵嬷嬷忙让禀报的人下去了,又让人侍候太子妃更衣洗漱,待太子妃换上一身家常衣裳,环佩饰物都卸了下,本来光鲜亮丽威严得体的太子妃,不过是个面容有些苍白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妆台前,赵嬷嬷给她按摩着头,富春束手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倒是个不得了的,不愧是二夫人精挑细选送进来的,老奴看那赵奉仪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太子妃这下总算安心了,由她压着胡良娣那边,且不说胡良娣会不会一气之下孩子生不出来,就算生下来了,等能再次出山时,外面大抵早就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苦笑,顺着镜子看了赵嬷嬷一眼,摩挲了下她的手道:“奶娘,我知道你是在故意宽慰我。我明白,我也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嬷嬷低了低头,掩下眼中的水迹,强笑道:“老奴可不是宽慰太子妃,不过事实如此罢了。太子妃现在紧要是养好胎,只要这胎养好了,生下嫡子,任是谁也越不过您去。不过就是个下三滥的玩意儿,咱们且用着她,以后如果不用了,随手打发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心中有些茫然,她心里知道这样是最好的,可同时她心里又有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层阴霾是近一两年太子的变化留下给她的,如今这种感觉更甚,向来信心十足的她似乎突然就没那么有自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只要她生下了嫡子,所有人都越不过她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答案注定是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儿,太子妃还是打起精神来,吩咐富春赏几样东西去苏奉仪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奉仪是她的人,太子赏东西也是给她做脸,不管如何,这个面子她也要做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想想,太子妃又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桌上堆成一座小山的布料,西厢上上下下都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太子爷赏下来的。尤其小德子说太子爷极少赏人东西,还赏这么多,意义就格外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怎么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呢,太子赏完继德堂那边跟着就又赏了,中午香蒲去提膳时,膳房那样不光塞了好几个不在分例里的菜,还多给拿了好几样糕点和一些新鲜的瓜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没要银子,都是硬塞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光香蒲和小德子提过去的两个食盒塞满了,又另多拿了几个食盒,怕他们不好拿,膳房还派了两个小太监帮忙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招摇的架势,生怕人不知道似的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么些果子,盘儿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日本就是瓜果多的时候,所以膳房不光送了时鲜的桃子、李子、沙果、西瓜等,还有平时不容易见着的荔枝和洋莓。

        荔枝也就罢,大周的运河极为发达,这东西早就不算是稀奇物了,只要应季,运到京城来不算什么罕见事。可这洋莓却是西洋传进来的,种植不易,前世盘儿便极为喜欢吃这种果子,有进贡的洋莓上来,内务府那边都是紧着咸福宫,后来她当了太后,又紧着慈宁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膳房是从哪儿弄来了这么一碟,盘儿估计整个东宫都没多少,如今却送到她这儿了。还有那西瓜,膳房估计也是图精致,都是切了片的,上面还插根了银叉子供以取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盘儿再怎么喜欢吃瓜果,这么多一下子也吃不了,坏了又实在可惜。小德子灵机一动,说去库房一趟,过了会儿回来,身后跟了两个小太监,抬了个偌大的冰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冰釜与寻常的冰釜不同,乃是内造,样式精美自是不必说,除了可以放冰块用来降暑,中间还有个小箱子模样的构造。这样一来既可以解暑,又能用来存一时吃不完的瓜果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盘儿就想到这东西,只是按照她的份例,用不了这东西,没想到小德子就给弄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香蒲可没见过这种稀罕玩意,围着转了好几个圈,那边青黛正吩咐人去摆着,又拿了银子打赏那两个小太监把人送走,这边她就拉着小德子问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德子学着一些大太监的姿态,掸了掸衣袍,大模大样道:“咱主子为人低调,也不愿为难下面人,其实这东西好弄得很。我不过去库房说奉仪屋里有些一时吃不完的瓜果,放坏了实在可惜,他们就主动提了这东西,怕我弄不回来,还专门让人帮我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香蒲不相信道:“你就别骗我了,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晴姑姑顺着帘子瞥了他们一眼,对盘儿道:“这俩活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盘儿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晴姑姑摩挲了下那冰釜,认真地看了看,把正中那盖子揭了,看了看藏在里面的瓜果,又摸了摸那触手冰凉的铜壁,道:“还别说,这东西倒是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冰不断,存个两三天是没问题的,而且冰镇过的瓜果吃了也解暑。”盘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用冰也比以前用冰盆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奉仪的份例里没冰,这些冰都是盘儿让人拿银子打点来的,用了这冰釜,也就意味着以后要花银子打点来更多的冰。晴姑姑不是没见识的人,但这些日子也不是没见着盘儿花银子的速度,不免有些忧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费冰就费冰吧,左不过也用不了几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里正说着话,外面来人了,小德子见是熟人,忙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会儿几位哥哥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德子是睁眼说瞎话,没见着人家手里提着东西呢?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太监大约有二十多岁的模样,生得长眉细目,十分秀气。见小德子迎过来,他忙堆起了笑,亲热地走到近前,道:“这不是见弟弟今儿没来拿冰,我刚好没事,寻思着你恐怕忙着,就专门过来跑一趟。让我说,你平日在主子身边侍候也忙,以后就别每天跑了,我若有空我亲自给你送来,我若没空,就让下面小太监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回头命道:“快把东西搬去安置,动作都轻点,别扰了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瞧这话说得好听的,腔调还抑扬顿挫,像唱大戏似的。  

  http://www.wmscpb.gdn/0/31495/974302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mscpb.gdn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lwxsw.com
沙巴体育平台在线
桂林市| 沅江市| 绍兴县| 津市市| 通山县| 鞍山市| 东乡族自治县| 广平县| 临潭县| 历史| 东至县| 福贡县| 华坪县| 凤台县| 南平市| 常州市| 威信县| 楚雄市| 固始县| 右玉县| 上蔡县| 元阳县| 交城县| 曲靖市| 高邮市| 景宁| 张家口市| 治县。| 玉田县| 惠州市| 双柏县| 吉隆县| 舒城县| 罗定市| 尤溪县| 靖远县| 晋中市| 洛阳市| 灵川县| 吉林市| 广西| http://www.lqkbwf.cn http://www.5u92c.cn http://www.qrcbq.cn http://www.yqwudsai11.cn http://www.9luf8e.cn http://www.c1m7o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