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 > 第140章 升官

第140章 升官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顾青云和陆煊并排走来,  小石头眼睛一亮,忙双手拉着书箱的把手,蹬蹬蹬地跑过来,  喊道:“爹爹,  小宝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见状,  忙快走几步,  叫道:“慢慢走,  不用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石头咧嘴笑笑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顾青云和陆煊走到他面前,  顾青云第一时间就去看他背部的书箱,  见里面的砚台和毛笔都好好地放着,  放下心来,  轻声提醒道:“良哥儿,下次见到我们不用跑,  在这等着就是。还有,  把这个给我。”这里离大门还有段距离,书院规定下人不能入内,所以都是孩子们自己背书。有些孩子一下课就往外疯跑,  往往到了大门才记起自己没拿东西,于是又灰溜溜地回来收拾笔墨书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孩子不在乎这个,等到明天来一看,一般而言,东西还会放在原位,没有人会拿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石头从小就养成良好的习惯,每次都不用人叮嘱,自己就会收拾东西背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帮小石头拎起书箱后,顾青云微微一叹:这重量可比之前在云举人那里重多了

        小石头牵着顾青云的手,抬头挺胸地走在宽敞的道路上,一路上碰到认识的小伙伴就大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永良,这是你爹爹吗?”有孩子眨着好奇的大眼睛盯着顾青云一会儿,然后和小石头一本正经地讨论,“你爹爹长得和你好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:“……”明明是我儿子长得和我很像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爹爹!他是教丙院的。”小石头的小胸脯挺得高高的,神情骄傲地说道,“我爹爹也是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人的!”那小孩瑟缩了下,很快就应和着不远处的小伙伴的喊声,连蹦带跳地跑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陆煊从头看到尾,忍不住露齿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宝哥哥。”小石头不解地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煊朝他安抚一笑,对顾青云说道:“夫子,小石头好可爱。”这让他忍不住想起自家的弟弟,如今不到三岁,白白胖胖的,每次回家,会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,老是“哥哥哥哥”的叫,看起来很好玩。就是不知道,等他以后长大几岁,会不会和小石头一样可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明白小孩子的炫耀心理,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陆煊就和小石头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走到大门口,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门处停满了装饰豪华或低调简朴的马车,还有着急等候的人群。今天有他的课,顾大河和小陈氏就没有来接小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牵着小石头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,路边的商铺已经开业,其中谢长亭就把松竹书斋的分店开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前面走来一位身穿红衣的男子,大约四十岁出头,相貌俊逸,身材修长,穿着宽袍广袖,脚下踩着一双木屐,缓缓地从对面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停下脚步,恭谨地行礼,道:“欧夫子。”没错,这是他十二岁时在府学读书时遇到的欧夫子,教他吹箫的老师。此人让他印象深刻,因为他喜欢穿各种红色的衣裳,性子洒脱孤傲,时不时就请假十天半个月,甚至请一个月出去访友的都有。在当时府学的一干夫子中,欧夫子可谓是风姿卓越,卓尔不群,给府学的秀才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他和方子茗一提起,他就马上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顾青云也是如此。当时他要转学回县学时,欧夫子已经比他快一步离开府学。那时他还好奇过他的去处,只是欧夫子几乎没公开谈论过他的家世,大家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曾经以为自己此生不会再和他见面,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此再次见到他!而且欧夫子还是皇家书院教吹箫和弹琴的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们临阳府的夫子到皇家书院的先生,距离很大,但中间只隔了个谢长亭。当然,这只是他的猜测,不知道欧夫子是不是通过谢长亭的关系进来的。对他而言,欧夫子的技艺是非常棒的,完全够资格教这些孩子吹箫。尤其是欧夫子谈古琴也很厉害,他一人就可以教授两门课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欧夫子是谢长亭的母族堂舅,谢长亭的母亲和欧夫子是同一个祖父,关系算是十分亲密。顾青云记得谢长亭曾经说过他的母族是书香门第,在前朝颇有名声,每一代都有子弟中进士,只是到了本朝,时运不济,元气大伤,算是落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先前在书院见到他时还真是吓了一跳,但欧夫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,见到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惊讶。直到谢长亭和他说起时,他才知晓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小石头也跟着行礼:“欧爷爷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夫子朝顾青云微微点头,接着蹲下身来和小石头对视,声音柔了好几度:“良哥儿好,喏,这个给你。”说完就从袖口拿出一个不知什么东西往小石头手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刚想拒绝,前不久见面,他已经给过见面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不是给你的,是给良哥儿的。”似乎知道顾青云想说什么,欧夫子眼睛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一怔,终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没有多说什么话,在知道顾青云这么多年很少吹箫后,欧夫子就对顾青云没有好脸色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大家分别后,小石头看着欧夫子送给他的木雕,咯咯笑道:“爹爹,我喜欢欧爷爷,这是不是我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接过来看了一下,只见木雕只有半个手掌大小,颜色深紫,雕刻的正是小石头的衣着容貌,做工精致,栩栩如生,木头一入手就觉得手感很好,外表有光泽。他这些年耳濡目染,知道这是用紫檀木雕刻而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刻的就是你,你好好收藏,不要乱丢。”顾青云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欧夫子对他看不上眼,倒是对小石头另眼相待。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比起十几年前,现在的欧夫子气质似乎偏向阴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让他羡慕的是,欧夫子十几年前看起来就有三十多岁了,这么多年过去,他的容貌看起来只是成熟一点,依然唇红齿白,好看程度不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想想谢长亭的花容月貌,顾青云就觉得这样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我会好好放好的。”小石头思考着,自己回去后一定要把它好好放进自己的百宝箱里,不能让弟弟看到,要不然会被他啃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弟弟,小石头又暗暗算了下时间,想到要等后天才能回家,就有点闷闷不乐。不过一看到爹爹牵着自己的手,想到今晚可以和爹爹一起睡,又觉得其实来这边上学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欧爷爷是教弹琴和吹箫的,我以后要跟着他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,你喜欢就去学,爹爹不强求,只要你感兴趣。”顾青云当然没意见,毕竟欧夫子的水平他是信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花费了一盏茶的时间,顾青云和小石头终于到家,两人一路说起学院里的事。听到小石头活泼的声音,知道没有人欺负他后,顾青云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石头一回家,和顾大河、小陈氏黏糊了阵,就乖乖地去书房写功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大河感叹道:“良哥儿和你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,一下学回来就知道读书做功课,不用人催。比起你二弟和三弟,乖太多了,小石头以后肯定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得慢慢教才行,小孩子一定要好好教。”顾青云想起儿子前不久的撒泼行为,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要放更多的精力在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能教好的,你小时候我们都不如何教你,你都能长成这样,如今的家境更好,现在有你们教,就更不用说了。”顾大河对小石头的未来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一囧,自己又不是普通的小孩。不过以这段时间看来,觉得小石头比自己强多了。以前在家还难说,那时还需要连氏或简薇催促,自从他来到皇家书院后,不用人催着读书,之前隐隐的小骄傲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据顾青云观察和了解,小石头班里有两个孩子各方面和他差不多,甚至还比他优秀一些。以前小石头在云举人的学堂时,他算是最优秀的,和他一起上课的都是比他大一两岁的孩子,并且他的功课还优秀,得到云举人的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次他来皇家书院,有和他年龄差不多的,知道的知识比他还多,这下子,小石头就找到了奋斗目标,知耻而后勇,每次下学回来就主动去复习和预习功课,不再用家人催促,乖巧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变被动为主动,让顾青云颇为骄傲,这是自己的儿子啊,遇到优秀的人想的不是退缩,而是迎难赶上。这也说明了自己的教育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某些方面,小石头的确会犯一些错误,还有孩子气,不过只要在大事上不犯错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想到以后该如何教小鱼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又轮到他担心儿子会不会太过于用功,万一伤到身子怎么办?所以刚吃完晚饭,顾青云就拉着他去散步、打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大河和小陈氏在院子里坐在,眼睛一直看着他们一大一小打拳的样子,不由得相视一笑。在他们看来,在这个比顾宅小很多的院子,让他们更有归属感。在顾宅,有儿子老师、师娘在,再加上儿媳,总让他们有点不自在,生怕自己举止不妥当,见识浅薄,给儿子丢脸,虽然儿子不在乎这个,可他们还是觉得没有这里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在这里,他们还可以在院子里的花坛里种菜,儿子一点没反对,反而鼓励他们去做。目前他们的目标就是争取以后每天早上不用出去买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的,小石头要在这里上两年的学,那咱们明年还回林溪村吗?”小陈氏忙问道。对于她而言,虽然很想念住了二十几年的林溪村,但她更想待在儿子和孙子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大河收敛脸上的笑意,一想到这个问题就皱起眉头,道:“还是写信回去说推迟一段时间吧,咱们等小石头住校后再回去,要不然谁陪他住在这里?把小石头交给别人我可不放心。”想到这段时间大孙子对他们的亲密,顾大河还是决定先等一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你看隔壁那家的孩子,和小石头一样的年纪,家里陪着的人不是亲人反而是下人,这孩子的爹娘也舍得!”小陈氏不赞同地摇摇头,心里却是一喜,能多留一段时间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顾青云打完拳,让小石头自己在院子里玩耍后,他突然说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、娘,我在书院认识一位姓张的夫子,他有亲戚在鄂省做知县,我就想着是不是托他去信让人帮忙找找姑姑和外婆家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大河和小陈氏一愣,随即大喜,道:“好,不麻烦的话就去找,栓子,如果真找到的话,你奶奶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明白的。”顾青云点头。老陈氏还有一女,二十几年前逃荒时,不小心失散了。还有老陈氏和小陈氏的娘家,当初他们那一带的人都是整个村甚至几个村一个镇的人一起逃荒,只是中间发生很多事,大家都失散了。这么多年来,他们不是没有去找过,甚至顾氏在林溪村安顿下来后,还回家乡一趟把先祖的牌位请回来。只是他们的老家已经被泥石流和山洪淹没,没有人住,想打听亲人的消息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他们没办法,平民出去一趟不容易,而且各家有各家的生活,最多托人顺带找一找,效率不高,这么多年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大家认为他们可能已遭遇不测,只是还心存一点希望,不肯死心罢了。之前还没什么好办法,但自从顾青云当官后,大家又开始重燃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家人总认为顾青云当官了,这找人总会好找一些吧?事实的确如此,官员的能量的确比一般的百姓要大许多。顾青云有了人脉后,就会顺便请人帮他找。像庞喜林,他去做县令,可以看到当地人的户籍,在知道姑姑姑父和外婆家的姓名后,在县里找找不算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很多,都是在逃荒和战乱中失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对所谓的姑姑和外婆没什么感情,但终究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最主要的是,这次回家,他奶奶和他说起这件事时都哭了,大概是越老越心软,老陈氏以前多刚强的一个人,年轻的时候还重男轻女,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算多好,可现在她老了,日子又好过,就特别想在临终前见女儿一面,想知道女儿过得好不好,为此还特意跟他说起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小陈氏,对于自己的娘家,她也惦记,只是很少在顾青云面前表现出来。顾青云了解到,他外婆家和奶奶一样,也是一样重男轻女,算不得虐待,该教的一样教你,只是比起兄弟们来说,女儿永远是最受忽视的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婚后和顾大河的感情好,加上已经生儿育女,所以小陈氏更惦记着他们这些孩子,很少说起自己的娘家,大约是认为这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他们大概已遭遇不测,就不想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找到你外公外婆的话……”小陈氏恍惚笑笑,“他们已经很老了,你两个舅舅都是老实人,能找到也好,有一门亲戚走动,就是不知道他们日子过得好不好?当时我家有上百亩地,逃荒的时候都丢了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默然。在古代,他最怕的就是天灾人祸了,幸好他没有经历过。不过这些年他托过很多人去帮忙查,都没有动静,这次其实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。如果能找到倒是一件好事,了却家人的心愿。不过,他希望对方不要是那种极品亲戚。但转念一想,极品又如何?又不会住在一起,而且只要他家地位没有自己高,总有能制住他们的地方,就看他想不想干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相信,只要阻碍到他的前程,家人一定会站在自己这一边,不让他们乱来的。转生到这里,顾青云最庆幸的就是他没有遇到不着调的家人和族人,大伙儿有劲往一处使。他觉得这才是正常的,这世道生存竞争这么激烈,对外保持团结才是最正确的做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小石头被叫去洗澡后,顾青云查看过炭盆后,点上三根蜡烛,就着明亮的烛光,拿出自己的草稿,又开始写起自己的算学书。现在已经十一月,天气已经冷下来,头脑变得更清醒,他要争取两年后书能出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内容比第一册更进一步,之前是代数和方程,这次的内容就有函数等,几乎是如今算学界最高的水平。等他的名气进一步巩固后,到时就可以找机会翻译一下外国的数学,正式推出阿拉伯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学是很多学科的基础,有了阿拉伯数字,对顾青云来说,以后用来做账都会方便一些。除此之外,在经济、统计、建筑、机械方面也会有影响,用数据来分析,更为直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等顾大河再三来催促后,顾青云不忍让父母跟着挨冻,终于放下笔,吩咐小满清洗毛笔后,自己赶紧洗澡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躺上床没多久,小石头就滚到他怀里,笑呵呵说道:“爹爹,我们一起睡。”这是当初答应他的条件之一了,在顾宅,小石头是和小鱼儿睡一张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抚着他的头发道:“乖,明天还要早起,快睡吧。”他从这里到翰林院,骑马要差不多一个时辰,明天更要早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你觉得和我睡好,还是和娘亲睡好,还是和弟弟?”小石头不知从哪里掏出欧夫子送给他的木雕,一边把玩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闻言,哭笑不得,拍拍他的背部,笑道:“当然是和你娘了,我怕你尿床。”好吧,这么一说,他就想简薇和小鱼儿了,也不知道简薇今晚睡得好不好?肚子里的孩子还闹腾吗?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小石头和小鱼儿的乖巧,这个孩子最为闹腾,不知道还是不是男孩?毕竟这么活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坏,我才没有尿床呢。”小石头嘟起嘴巴,“我最喜欢和爹爹、娘亲一起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微微一笑,把他手中的木雕拿开,又看了一眼快要燃尽的蜡烛,道:“快睡吧。”等他迷迷糊糊、半梦半醒间,突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明白欧夫子的那股阴冷的气质像谁了?顾青云想到内卫的那些人,是广大官员最为痛恨的,他们是天子的爪牙,暗地里的眼睛。内卫直属于皇帝,只有皇帝能调动,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内卫的探子或下线。当初能建立新朝,内卫就立下大功,建朝后还继续存在,只是由暗转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卫相当于现代的情报局或国家安全局,这让顾青云想到平行时空的锦衣卫,幸亏这些内卫只有监察职权,没有抓捕的权力,否则就和锦衣卫、东厂西厂差不多,那样的话更吓人。即使他自认为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,可他还是怕被牵连栽赃、怕一不小心就触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被查出有问题的官员,有小道消息流传,据说大部分都是内卫查出来的,这更让官员们对此机构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进皇宫时,偶然见过内卫的头子,对方不苟言笑,阴气深深的,气质让他印象极为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欧夫子的气质有点点相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,仔细思忖一会,还是觉得太过于敏感,应该不是真的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想到这方面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?自己还是得当做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顾青云不再想欧夫子的事,开始平心静气,争取早点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,顾青云升为从六品史官修撰,分到自己手中的任务加重,不再是打杂了,而是可以一定程度地参与进去,这让他比以前忙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还是得每两天去皇家书院上一次课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失望的是,他接到同事张夫子的消息,说还是没能在当地找到姑姑和外公外婆家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失望,还有希望。他再一次当爹,这次简薇生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看到这个女儿时,心里很是高兴,却又开始担忧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简薇取笑他:“女儿还那么小,你就想到她嫁人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摇头:“女儿不同于儿子,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,可女儿嫁人是一件大事,不说我们现在就要为她准备嫁妆,单是她以后的夫君就得好好找。”脑子里却把自己认识的人家想了一遍,看他们家的小郎岁数合不合适,性子如何,上不上进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茗家生的儿子好看又乖巧,可惜差了辈分,还是近亲。至于庞喜林家的孩子,我已经两年没见,不知道性子如何?以前他可是个泼猴。还有谦竹师兄家里的孩子,大了几岁,离得远……”顾青云拿出一张纸,列出自己好友们的家庭情况后,总觉得不是这个不合适就是那个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还是儿子好啊,不用担心他以后的婚事。至于女儿,虽说要宠,可不能宠成傻白甜。顾青云想起某些事,觉得女儿教导得腹黑一点更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简薇见状,和连氏说起这事的时候还哭笑不得:“夫君也太着急了,囡囡还不到六个月,他就开始折腾,等以后长大了还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连氏这些年有孩子绕膝,心情甚好,看起来更是慈眉善目,一听简薇的话就笑道:“青云做得对,可以的话,囡囡的夫君从小就看好,长大后就不用着急了。这年头,好的小郎君大把的人盯着。最好是青梅竹马,以后夫妻的感情好。”她和夫君就是如此,从小一块儿长大,一起经历过兵荒马乱,好不容易安全活下来,感情极深,要不然夫君不会在她生不出男孩时,不想让她伤心,无论他爹怎么逼,却坚持不纳妾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看囡囡的五官,和外孙女长得很像,以后应该也是清秀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想到小石头和小鱼儿精致的五官,她还是觉得有点遗憾:这孩子如果长得像她哥哥们这么好看就好了,女孩子还是长得好看一点更吃香,更得夫君宠爱,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想到她自己的女儿和简志远,又想想青云和外孙女,她又开始怀疑:其实万事无绝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年后,顾青云二十八岁,这时,方仁霄已六十三岁,如今朝廷的律法有修改,规定二品以下的官员六十五岁就得致仕,如果身体不济的话,通过申请,还可以提前致仕,不像前朝,可以做到七十岁。至于二品以上的,可以延长到七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方仁霄的身体保养得不错,不过他也渐渐觉得精力不济,加上今年生了一场小病,通过认真考虑后,想到顾青云和方子茗都已出仕,不想再在官场打拼,就转到礼部去,相当于养老,等拖过两年,再正式致仕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现在不致仕?因为致仕后没有俸禄领,除非是皇帝特别关照,否则是一点退休工资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知道这事的时候很是郁闷,难怪有些官员会晚节不保,如果之前没有多少积蓄的话,致仕后不单单权柄不保,生活水平更会下降,除非本身就是大财主、大地主,或者经营有道,如果后辈弟子出息还好,否则真的会担忧自己的晚年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方仁霄转到礼部去的决定,顾青云举双手赞成。毕竟户部太辛苦了,事情太多,很容易做错事,方仁霄在户部时经常下班很迟,尤其是年中和年末时更是要加班。他辛苦了一辈子,现在转到礼部会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让方仁霄可惜的是,他的品级依然没变。大家都知道他去礼部几乎不用干什么活,就等着致仕了,所以没打算去走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方仁霄到礼部后,五月份时,顾青云发觉自己已经在翰林院待满六年。又一批庶吉士要参加闭馆考试,等顾青云等人忙完此事后,他发现自己又升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云直接升为正六品的户部主事,此时和他同一批的二甲、三甲进士,最高的就是正六品了,其他人还在正七品上待着,三年一考评,目前大家都在各显神通,想往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和庞喜林一比,他的进步就不明显了,探花郎那才叫升得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还差几百字到八千,写不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谢大家给我的建议,认真看完了,很有用,谢谢大家的关心。^o^

  http://www.wmscpb.gdn/0/13/69931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mscpb.gdn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lwxsw.com
沙巴体育平台在线
澄江县| 卓资县| 开封市| 松溪县| 余姚市| 察雅县| 宁河县| 红原县| 虹口区| 秦皇岛市| 大理市| 任丘市| 革吉县| 邯郸市| 菏泽市| 建瓯市| 南丹县| 汶上县| 民权县| 青阳县| 黔西县| 连山| 中江县| 保山市| 合江县| 社旗县| 五河县| 屏东县| 阳曲县| 天柱县| 新乡市| 富蕴县| 莱西市| 高淳县| 新野县| 库尔勒市| 大庆市| 扎囊县| 柳林县| 将乐县| 贵南县| http://www.e1tjo.cn http://www.lsgyy.cn http://www.adra5.cn http://www.bvc2x.cn http://www.71f8d.cn http://www.44th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