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不要物种歧视 > 第133章 回来了

第133章 回来了

        充满恨意的世界,  在符离看来,是黑与红的世界,  几乎处处都是不堪的丑恶。他的子民,  无数的妖族在丑恶中挣扎,就像是被大水冲走的蚂蚁,  在命运中随波逐流,最终葬身于水底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离收回踏进阵心的脚,转身看向朝自己奔来的男人,在这个红与黑的世界里,  这个男人身上竟然有着金色的光,这束光在漫天的黑与红中并不强烈,  可是却吸引了符离所有的目光。他摊开手,看着苍白的手掌,  张开五指,  只要稍微用力,这个散发着金光的小龙,  就会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正常的知觉,  静脉紊乱,  大脑强烈抗拒他这条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 皱了皱眉,他把手背在身后,任由这个由龙所化的男人抓住他的手。他身上有强大的腐蚀能力,  在这个男人碰到他的瞬间,他闻到了皮肉烤焦的味道,  让他不明白的是,即使这样了,男人还是没有松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皱得更深,下意识控制住本身的能力,收起了腐蚀的天性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,你说过想要上大学,考公务员。还有……你答应我前世的话,你说要替我好好看这个世界,你都忘了?”庄卿察觉到符离收回了腐蚀的能力,心头一喜,即使受到召唤阵影响,符离还是舍不得伤害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务员?”符离脑子里,对公务员有清醒的认识,他嘲讽笑道:“不过是人类里低贱的工作,我为何要去做那个?”他踢开庄卿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“你这头小龙退到一边去,不然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让你走进这个阵中,我宁可让你杀了我。”庄卿伸手,被他扔到角落的剑飞到他手中,“符离,你跟我说,人类很有意思,他们有强大的创造力,还有很多有趣的人格,也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人类同样也有很多令人厌恶的习性,贪婪、自私、嫉妒……”符离冷笑,“水被他们污染了,树被他们砍伐了,就连你们水族生存的大海,也被他们排入各种各样的污物,这种恶心的生物,从地上消失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上雷云滚滚,闪电的光芒,照亮了整个天空,但是当闪电消失时,整个天空黑压压一片,仿佛是巨大的黑色漏洞,阳光月亮星辰再也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卿抬头看天,那里格外安静,安静得让他不安。那里面酝酿着什么,是强大无比的劫云?还是天道对某个种族的不满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向我拔剑,是想杀了我?”符离笑出声来,笑声中满是对庄卿的嘲讽,是在笑庄卿的异想天开,也是在嘲笑其他妖修的怯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了抬下巴,每一个动作与眼神,都在表达他对在场妖修的蔑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泽、鲲鹏、睚眦、蚣蝮……”眼神余光扫过管理处其他妖修,符离连他们的名字都懒得叫,“你们是在惧怕我,还是在内心深处,也在期待我毁灭这个人间界,让我妖族重获荣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往前走了几步,看着这个陌生的符离,闭了闭眼。当年狌狌与当康把符离带回来时,他就不赞同领养这只性情不定的凶兽,然而他反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对上了符离黑黝黝水汪汪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的符离十分幼小,浑身长满白毛,身体还没有老鼠大,那黑黝黝的眼睛盯着他的时候,他有种自己呼吸声太大都是错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凶兽的幼儿期会十分弱小,他们中的一部分为了自己能够成功活下去,会长得其丑无比,浑身都是尖刺与利刃,还有一些就会长得格外可爱或是好看,迷惑其他生物的心智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泽心里很清楚,可是看着弱小无助的符离,那时候的他心里想的是,暂且先看看,若是这个妖兽做出什么坏事以后,再去收拾他。这一等,就等了四千多年,在等待期间,他给这个妖兽崽子炼制丹药,讲故事,穿衣服,喂饭,教他画符纹,在崽子捣乱不听话时,也只是拎起他的耳朵,吓上一吓,连打都不曾打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亲手养大的小崽儿用这种眼神看着,白泽觉得自己的心脏就是那空荡荡的山谷,里面有寒凉如冰的风刮过,冷得发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兴亡规律,就算你杀光所有人族,也还有其他生物代替人类。”白泽走得很慢,每一步都很稳,“人类污染环境,浪费天地资源,总有一天会自食苦果,这是命运的交替,但是惩罚他们的不应该是你,而是天地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其他风光过的种族相比,人类这个物种大约是兴起最快的物种,但是以他们现在的生活方式,大约也是灭亡最快的种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衰弱,整个世间走入末法时代,不是因为有了人类,而是因为妖族肆无忌惮地使用自己力量,移山填海,肆意杀害其他生物。”白泽指着天,“万事有度,每个种族做下了什么,上天都看着,若是错得太多,最后的结局就是天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已经错了,难道你要一错再错?”白泽在台阶下停下,他仰头看着站在台阶上的符离,“不甘心也好,怨恨也罢,妖族该放下了。时光永远不会回头,妖族也不会因为杀戮重获荣光。只要活着,好好活着便有希望,你若是执意违背天道,等待我们妖族的,只有灭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离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,冷笑:“强者生,弱者死,妖族那些没用的废物,死了便死了,活着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庄卿盯着符离的眼睛,这双黑色里透着红的眼睛格外漂亮,世间没有任何宝石能够比它更美。可它是死的,里面没有感情,也没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皇,您说得对,无能的妖修,死了便死了,这个世间不需要懦弱无能的生物。”召唤阵后面,从缝隙中爬出九只怪物,这些怪物似蛇似蛟,尖牙利齿,笑起来的声音,竟似婴儿啼哭。似楚余、宁轩这些修为上千年的妖,竟是不抵他们的笑声,捂着耳朵吐出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蚣蝮在他们身边立下结界,他们脑子才好受一些。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九个怪兽,他们心里十分难受,在修真界他们算得上是佼佼者,然而真正接触到这些大妖,他们别说与之战斗,连对方的笑声都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力差距太大,他们看着漆黑如墨的天空,心中的担忧越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语,这九头怪兽是什么?”楚余问身边的宋语,宋语是上古时期活下来的妖修,肯定知道这些怪兽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九头,而是一头。”宋语吓得嘴唇发白,说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,“这个妖兽,叫做九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婴长了九个头,修水火两行之道,修为高深,擅计谋,是上古时期十分有名的邪兽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语话音刚落,就见那九头怪物走了出来,九颗硕大的头颅看着在场每一个妖修,化成人形后,走到符离面前,跪拜在地:“臣下九婴,见过吾皇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符离低头看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,轻轻皱起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下是召唤您的妖,是您忠实的属臣。”九婴行了一个臣服的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蚣蝮身边的睚眦气得五官扭曲,“当初他投靠我的时候,也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长了九个头的妖怪就是不要脸,因为脸太多,可以随便扔了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属臣偷了你的龙气,又用这些龙气摆了阵法。”蚣蝮神情凝重,看向睚眦的眼神里,充满了怜悯与无奈,“你最好祈求符离不会真的毁灭人间界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天道清算的时候,睚眦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睚眦脸一黑,恨不得一斧头劈死九婴,可是看到站在九婴面前的符离,他瞬间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什么问题不能慢慢说,何必非要用武力呢?就算曾经在妖族中拥有战神的称号,睚眦也懂得什么叫能屈能伸,谋定而后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下?”符离嗤笑一声,抬高下巴,冷声道:“滚,我不要长得丑又没毛的妖修做臣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他大脑中的记忆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怨恨压制,但是身体本能中,还是带着对长得像蛇的物种的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婴没有想到自己召唤出来的妖皇,竟然是如此古怪的性子,可是想到妖皇即将毁去这个世界,他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,就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离看也不看他一眼,朝阵心迈出了脚,九婴脸上的笑容几乎掩饰不住,终于……终于可以报这些年的受辱之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万年前,他被某个人族所伤,一直被镇压在法器之下,受尽五行之苦。那时候他就在心中发誓,若有出来的一日,无论让他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会屠尽人类,以偿他这万年所受之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,你不能去。”庄卿想也不想便拉住了符离的手臂,阵心的怨气越来越强大,无数哀嚎声从里面传出,响彻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知小辈,快放开陛下的手。”九婴恨极了捣乱的庄卿,化为原形,张嘴就朝庄卿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符离一鞭子把九婴抽飞,看也不看他一眼,“我早说过了,没毛的丑陋生物,离我远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躲在结界之后的楚余与宋语,齐齐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手!”符离盯着牵着自己手腕的手,眉头皱得打起了结,“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死能阻拦你进入这个地方,我宁可死。”庄卿身上的衣服被怨气吹得猎猎作响,他踏上一级台阶,“符离,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离脑门有些作痛,他想杀了这个碍事的小龙,可每每举起手时,身体变不受控制,他心里有些厌烦,推开庄卿,在他们之间立下一道结界,才冷冷看向白泽:“你们在我身上下了封印,让我活得像个无知幼虫,这笔账我定会跟你们清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沉默不言,静静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符离被唤醒到现在,尽管每一句都无情又狠厉,然而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真正想过要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要毁灭人间界吗?为何却又对他们这些亲近人类的妖修视而不见。天地四海的消极情绪可以影响符离的心智,然而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,是抹不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离的半边身体踩进了阵心,刹那间风云突变,整个江山都在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洋流轨迹无法预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卫星监控数据传导出现干扰,无法得到准确数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法检测出事发源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大海岸水位上涨,是否启动紧急撤离机制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地出现地光、喷水、喷油、地下水异常等状况,地震局怀疑,这是地震的前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又一个紧急消息传到各大部门的总部,各部门负责人看着黑得不正常的天空,都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真管理处那里可有消息传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管理处所有职员都已经出勤,但还没有具体消息传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连线庄部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动……紧急避难机制,尽量把伤亡降到最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一个小时内,各部门负责人下达了无数个指令,但是内心对接下来妖发生什么,毫无准备。这些年来,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迅速,人类似乎变得上天入海无所不能,但是当整个环境都变得诡异混乱起来时,他们才发现,人类是如此的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并不是无所不能,更不是天地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网络上,网友们还在嘻嘻哈哈吐槽着明星、电视剧,还有人抱怨今天的天气不够好,网络信号也不行,是不是有外国黑客在捣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入睡的婴儿在哇哇大哭,年轻夫妻为了谁洗碗在吵架,加班的白领们在犹豫,究竟要不要叫一份宵夜外卖,可又担心自己的体重,思来想去还是叫了一份外卖,等外卖到了以后,拍张照片发到朋友圈,称呼自己为“吃货”。发完朋友圈,吃了两口又嫌太油,便把满满当当一盒食物,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    街道边,几个在大排档胡吃海吹的男人,一边吹着自己要做多大的生意,一边在心里想,究竟该怎么逃过付账又不显小气。大排档老板翻炒着锅里油重味重的菜,用灰扑扑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,拿一个大盘,把锅里的菜全部倒进盘里,也不讲究装盘好不好看,转身把盘子塞给自己的胖老婆,胖老婆把菜盘往客人桌上放下,转身用沾了油的围裙擦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在喧闹的街头欢乐极了,没有谁关心天上的星星月亮,就算天再黑,他们也有能够把夜晚变成白昼的灯光,星星月亮那点微末光辉,对人类可有可无。只有无聊的私人,谈恋爱的情侣,才会偶尔想起用它们来抒发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就混乱喧嚣的人世间,根本没人察觉五行有多混乱,更不知道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阵心的灵气与怨气对符离充满了吸引力,在他触碰到阵心的那一刻,无数力量涌到他的体力,滋润着他每根经脉,每块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跳进去,只要跳进这个阵心,他就能拥有无数妖修积攒下来的力量,主宰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!”他的手再度被拉住,除了这只手外,他整个妖都已经进入了阵心。混乱的五行与强大的怨气,对这个身带功德的小龙而言,似乎十分痛苦,符离看到了对方手腕的皮肉全部翻卷而出,鲜血一滴滴溅在了阵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龙竟然能够打破他立下的结界?

    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用的,没有用的。”看到符离进入了阵心,九婴疯狂大笑,“这是在万妖期待中诞生的妖皇,在阵成的那一刻,阵法就不会再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道!”九婴指着苍天,“你既不公,我便让你看看,这些人类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泽大人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蚣蝮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妖朝拜,妖皇诞生,无法可解。”白泽脸色并不比蚣蝮好看,“就算符离不进入那个阵心,也阻止不了阵法的继续进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没有去阻止符离进入阵心,因为这都是徒劳。九婴太疯狂,竟然收集了这么多的妖修怨气,以整块陆地为阵,行出违背天地自然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蚣蝮看着四周已经枯萎的草木:“可若是不解开阵法,不仅是人类,其他生物也不能幸免,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曾经是有的。”白泽咳嗽了几声,面色苍白得仿佛失去了生命,“天地四神兽镇守天地四方,有他们在,便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蚣蝮与睚眦都沉默下来,他们的父亲就是四神兽之一,可是父亲已经在五千年前消散,又怎能凑齐四神兽?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苍龙消散,白虎与玄武下落不明,朱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忽然出现两声鸟鸣,火红的朱雀鸟与五颜六色的凤凰从天而降,管理处的妖修们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、这是活的朱雀与凤凰?

        当朱雀与凤凰变成人形以后,他们更加惊讶,这不是符哥家里的两位长辈吗,他们竟然是……凤凰与朱雀?!

        逐月变成人形后第一句话就问:“符离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狌狌与老康去哪儿了?”白泽往他们身后看了一眼,以老康与狌狌对符离重视的程度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忍不住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边的水位上升,狌狌与当康带着一些妖修赶过去了。”逐月看着山中的万妖朝拜阵,冷声道,“这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四周扫视一遍,发现了跪在阵外的九婴,厌恶道:“九婴?”她提剑就想杀了九婴,却被白泽拦住:“他是启阵的妖,我们不能动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妖皇而言,召唤他的妖就是忠实的仆人,除非妖皇自己动手,其他妖修若是杀了这个妖,就视同为对他的挑衅,不然他何必等到现在还让九婴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符离现在根本就失去了平时的理智,又怎么会杀九婴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这头恶龙一直阻拦您的大业,请让臣下除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婴的话还没说完,符离扬鞭打断九婴八个头,冷声道:“我已经说过两次,丑陋的妖修要离我远一些,你若是再听不懂,最后一颗头也别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失去八颗头的九婴连连后退,变成人形跪在隐蔽的角落里,不敢再让符离看到他。到了此刻,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召唤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阵心处,符离看着庄卿已经露出森森白骨却不愿意松开的手,脑子里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,他只需要抽一下手,这头龙的手掌,大概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明明阵中心的力量那么有诱惑力,他却无法推开这头龙的手,他这具身体究竟经历了什么,竟然会有如此无聊的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……你想跟我一起跳进去?”符离忽然靠近庄卿,声音沙哑,“可惜你这满身的功德金光,下面的这些妖修恐怕不太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你身上,闻到了我的味道。”在庄卿手背上一点,原本只剩下骨头的手掌再度变得骨肉丰满,符离一把推开庄卿,“滚吧,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真一点都想不起以前的自己?”庄卿慢慢从剑鞘中把剑抽出来,“如果让你忘记我,让你去为祸整个天下,不如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离看着这只拿着剑却微微颤抖的手,轻笑一声:“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庄卿看着符离的眼睛,这双眼睛……不是符离的眼神。他握紧剑柄,忽然也笑了:“我要守护妖界与人界,自然不会任由你作乱。可我又是你的爱人,自然不会背叛你。我杀了你,再陪你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阵下的哀嚎声越来越烈,似乎下一刻就要冲破阵心,来到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这头龙在笑,但是符离内心却告诉他,这头龙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宫里的喜堂已经准备好,整个修真界都知道我们即将举行结道大典,我们的喜服是整个修真界最漂亮最华丽的。”庄卿脸上的笑容淡下来,“但你若是不要这些,那么我便陪着你一起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,我庄卿并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道大典,喜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符离低头看着从阵心爬出的妖族亡灵白骨,一脚踩在亡灵的身上,亡灵惨叫一声,化为烟灰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该放出妖修亡灵的他,第一个反应却是毁了它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离看着自己不太听话的脚,抬头的瞬间,忽然几滴腥热的东西滴到他额前的符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是……这头龙的心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痛,无边无际的痛,每一个呼吸都能让他痛苦不堪。他睁大血红的眼睛,这头龙竟然暗算于他,不该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应该是怎样的,为什么他会觉得,这头龙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?

        朱雀镇守天地之南,她的出现,镇压了阵法的一部分力量,也是趁着这个时候,庄卿才试图唤醒符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仅是水皇与国运龙,还是得到了青苍龙传承的龙,等于是新一代的东方神兽,只是天地不再需要神兽,所以几乎没有妖修注意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头血是妖修最珍贵的精血,若是还唤不醒符离,那么他……便陪着符离一起跳进这个阵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父亲的力量。”睚眦忽地回头看庄卿,“他的身上怎么会有父亲的力量?!”

        蚣蝮也没料庄卿身上竟然会有父亲的传承,转头去看封瑞重:“你把父亲的传承给了庄卿?!”

        封瑞重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事真的是个意外,但是这话说出来,谁信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惦记传承!”忍了很久的混沌忍无可忍道,“你们这些瑞兽就是婆婆妈妈,做点事思前想后,谁说必须凑齐四神兽才能压下这个阵法的?!明明只要妖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封瑞重冷眼瞪向混沌,眼神如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沌对凤凰带着天然的惧怕,被封瑞重这么一瞪,剩下的话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语看了看封瑞重,又看了看混沌,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,他偷偷朝符离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低下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逐月只是不断地输送灵力到天地之间,但是她的神力主要用来镇守天地之南,所以除了南方五行渐渐恢复正常以外,其他三个方向异像仍旧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子时来临时,人间界便会迎来洪水滔天、地动连连,飞沙走石,阴阳混乱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大重要部门内,所有工作人员都守在会议室里,接线员们不停地接打各种电话,连喝口水的间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管理处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管理处发来了高危警告。我们在海边监测到有异兽出现,他们出现后,不断上升的水位停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坐着法宝飞行在半空中的田园派掌门与长老,偶遇了青霄派掌门与长老,两派人对望一眼,不问来路与去意,继续前行,随后又在半空中遇到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修与妖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更何况此刻事关人间界生死,他们若是不站出来,还有谁能够阻止灾难的发生?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妖皇愿意镇压下这个阵法,也可以阻止这场灾难。”白泽声音颤抖,“妖皇一旦背叛他的子民,就会受到反噬,最后……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泽!”封瑞重抬高声音,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泽苦笑一声,化作原形,身上散发出温暖的白光,驱散着四周的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瑞兽,生来就是为了驱散邪恶,守护天地生灵。便是人类遗忘他,他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天职。

        祥瑞之光照耀到草木,照耀到花鸟虫鱼,最后照耀到了符离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给我取了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乃祥瑞的征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陷入痛苦中的符离忽然睁开眼,看到胸口流着血的庄卿,咧嘴笑了笑,从乾坤袋里掏出一颗补元丹塞进庄卿嘴里:“不要动不动就放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符离,你醒了?”庄卿不管嘴里的补元丹,连嚼也不嚼就吞进嘴里。他拉着符离的手往阵外拖,“你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离没有动,反而拉过庄卿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庄卿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呆住,俊美的脸看起来有些傻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吼比我想象中还要威武雄壮,我很满意。”符离笑眯眯地拍了拍庄卿的胸口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姓符?”

        庄卿抓紧符离的手,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符乃祥瑞的征兆。”符离歪着头笑,看向庄卿身后的白泽、逐月、封瑞重等,“我们雾影山上,没有凶兽,只有瑞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掌拍在庄卿胸口,这一掌拍得极重,庄卿整个人砸在了白泽身上。白泽身上的祥瑞之光戛然而止,庄卿连滚带爬从白泽身上起来,看到了符离化成原形,在阵心咆哮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白的绒毛,金色的眼睛,还有那在风中微微摇动的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晚上,很多人都听到了一声嘶吼,有人说那是龙,有人说那是老虎,还有人说那是狮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讨论很快被网友们遗忘,因为他们忙着关心新的事件,关注新的明星,忙得无暇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天早上,当人们拉开窗帘,看到外面金灿灿的太阳,觉得太阳似乎格外刺眼,有些嫌弃的把窗帘又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人打开电视,发现早间新闻忽然开始强调环境保护,要有节制的开发能源,各国决定在某日某处召开环保大会之类。不过这种口号大家听得实在太多,几乎没人当真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一项又一项政策全部落实,空气质量越来越好,大家才发现,原来保护环境不是口号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很多事人类都不知道,他们总是忙忙碌碌,来来又去去,为了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某座在两千年前已经消失的山,被某些神秘生物重新填补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某个很重要的大典,在某月十八号那天取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不知道,小说中的空间,是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卿别墅院子里的花开了,五颜六色十分好看,他坐在台阶上,看着这些在雪中盛开的花朵,任由霜雪落满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夜过去,他面前多了一个雪人,雪人有些胖,趴在地上像是一只兔子,又像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    守着这团像狗又像兔的雪,庄卿坐了整整一夜,今年的春节,没有年兽出现。他看着别墅大门,眼神平静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。”楚余等职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站在门外招手,“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庄卿站起身,这才发现沉甸甸的肩头满是积雪,他拍去冰雪,打开院门让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们大年初一就来送东西,你今年一定会财源广进,好事连连。”楚余拎着大包小包就往别墅里走,看到门口那对深深的脚印,还有脚印前栩栩如生的雪像后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职员们也看到了这个雪人,他们就像是掐住了脖子的鸭子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在这里做什么,都进去吧。”庄卿面无表情道,“上班各个无精打采,假期就生龙活虎,你们上班的时候能有这个精神,我们管理处也不用每过几年就招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余率先回过神,嬉皮笑脸挤进了大门。其他人也跟着说笑,走进了别墅大门,但是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个雪像,也不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雪还没有停,徐媛与楚余做好饭菜,准备去叫庄卿吃饭,却看到庄卿站在窗边,静静地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媛停下脚步,怎么也张不开嘴。她偷偷往窗外看了一眼,那个雪像,半边身子都埋进了雪中,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半个头,但是已经不太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太像符哥原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海中,鲲鹏悠悠闲闲地捉着鱼吃,心情还不错。这几年人类好像转了性,开始大力治理水污染,连带着海里的鱼都美味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游过青龙宫时,看到那些小龙崽子瑟瑟发抖的模样,鲲鹏心情更好了。然而他还没有游出多远,隐隐约约听到了某个声音,这个声音还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窜出海面,闻到了浓郁的灵气,是白泽、当康在海上垂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冬天来钓鱼,简直有病!”鲲鹏甩了甩尾巴,一头扎进海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喧闹的街头,四处可见出门游玩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男人与长发披肩的女人在街头相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初一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今年人间界的灵气,好像格外足,所以我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初一笑得开心又温柔,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了一趟远门,刚刚回来。看到你,就过来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新年快乐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谢谢你送给我的春玉,它帮了我很大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初一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年轻男人笑容弯弯,眼睛像是月牙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,你快回家吧,家里的亲人肯定都在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墅的雕花门外,年轻男人停下了脚步,看着门上熟悉的雕花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符先生,你回来了?”保安路过,看到男人,脸上露出几分惊讶,随后笑着与他打招呼。这两年符先生不在家,庄先生都不太爱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男人对保安笑了笑,伸手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门口的雪像已经全部被雪淹没,庄卿听到门铃声响起,扭头看了眼坐在饭桌旁吃吃喝喝的同事们,拉开大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台阶时,他低头看了眼脚下,弯腰把已经埋进雪里的雪像挖了出来,可是与雪融在一起的雪像,即使挖出来,也不再像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卿把雪像捧在手心,一点点擦去雪像脑袋上多余的冰雪,转头看向院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    雕花铁门外,年轻男人对上他的双眼,笑容灿烂如朝阳,温暖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(正文完)  

  http://www.wmscpb.gdn/0/12897/376316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wmscpb.gdn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lwxsw.com
沙巴体育平台在线
榆树市| 瓦房店市| 固镇县| 康乐县| 新余市| 山丹县| 丹巴县| 贵阳市| 安溪县| 广宗县| 乐安县| 滨州市| 崇信县| 康马县| 阿荣旗| 桓台县| 五指山市| 元氏县| 台前县| 乌鲁木齐市| 九龙坡区| 宾阳县| 石首市| 虎林市| 崇文区| 胶州市| 大厂| 新沂市| 浮梁县| 海盐县| 宁河县| 东平县| 固阳县| 寻乌县| 林甸县| 岳阳县| 邳州市| 光山县| 手游| 庆阳市| 民乐县| http://www.txfzh.cn http://www.95fg09.cn http://www.ynctgg.cn http://www.72f1s7.cn http://www.d0oe89.cn http://www.cws95.com